人大文苑

栏目更新

热点图片

文学作品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人大文苑 > 文学作品

有鸟为邻(散文)

时间:2019-08-16 14:51:38来源: 作者:吴学泓

 

  春晨,烟雨蒙蒙,我独自撑着伞,走在涟水岸边。倏尔,伴着清脆的鸣啼,由远而近,几个小墨点轻盈地穿过柳树林间,剪刀似的尾巴,轻轻掠过水面。灰蒙蒙的画面,霎时生动起来,跳跃起来,美丽起来......

  久违了,鸟儿!

  鸟儿是美的化身,落入凡尘的精灵。一展翅,一举手,一投足,带着大自然的仙气和韵味。杜甫的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”,刘禹锡的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,黄庭坚的“春无踪迹谁知?除非问取黄鹂。百啭无人能解,因风吹过蔷薇”,唐诗宋词里所写的鸟儿充满灵性,也充满情趣。

  一只黑尾巴的麻雀从我的眼前飞过,钻进河畔的一棵青松上,密密匝匝的松针很快掩盖住那小巧的身子,只有羽翼抖动后留下晶莹的雨珠簌簌地落下来,打湿我的黑发,也打湿我的记忆。

  大约七八岁的光景,家里住在农林场所,父母忙于工作,无暇顾及我。每天放学后,我坐在家门口做作业。门前几株芭蕉叶摇曳着,在春风里翩翩起舞。木板屋后,抬头便见高大的樟树宛如一把把巨大的绿伞,密不透风的叶子间,筛下几缕昏黄的夕阳,透出仲春暖意融融的气息。此时,林子里热闹起来。鸟儿拍打着翅膀,神色急急地归来。几乎每棵树枝桠间都可见黑色的鸟巢,用树枝、稻草、碎布条,甚至纸屑的杂沓垒成,那便是小鸟的窝,赖以生存的家园。

  年少的我拿着橡皮筋,绑在两棵树间,一个人快乐地跳着:“我在马路边,捡到一分钱......”头顶上的鸟儿欢快地鸣唱,好像在为我伴奏。鸟儿们就这样日日陪伴我,成为最忠实的伙伴。但男孩子藏不住对鸟儿的偷袭之心。那日,哥哥和一群伙伴拿着弹弓,对准鸟巢用小石子胡乱弹射,在男孩子们一声声尖叫声中,鸟儿惊慌失措,四处逃窜。男孩子们哈哈大笑,觉得还不过瘾,几个人爬上树去取鸟窝。最大胆的当然数我那捣蛋鬼的哥哥。他三下五除二,把鸟窝端下来。我飞奔过去,看见鸟巢里还有三只小鸟,乌溜溜的眼珠子,惊慌地瞪着一群陌生人。鸟崽崽没有羽毛,大概才出生几天,还是一坨坨粉红的肉,只是唧唧地惨叫着......

  出生不久的鸟儿自然没人去养活。第二天清早,我被一阵凄厉的鸟叫声吵醒,起床一看,那个拆散的鸟窝里躺着几只死去的鸟崽子啊。两只大鸟在不远的树上哀鸣,大概是鸟妈妈和鸟爸爸。那声声忧伤的叫声,凄惨得叫人落泪,谁愿意看见自己嗷嗷待哺的娇儿死去,何况是不会说话的鸟儿!你就不知道,鸟儿也想有个自己的安乐窝,它和我们是邻居!在母亲愠怒的眼神中,我看到哥哥的羞愧。从那后,我再没见他和院子里的男孩子做过打鸟巢的捣蛋事。

  成年后,蜗居在城市里,车水马龙、熙熙攘攘的街市,钢筋水泥、高楼大厦的丛林中,很少听到鸟儿清脆的啼鸣,也很少见翩跹的鸟影。偶尔,见到白发老人提着鸟笼子,悠闲自在地从身边经过。我总忍不住看着那笼子里的鸟儿,肥肥的身子,高傲地仰起小脑袋,在笼子里窜来窜去。见了陌生人,并不害怕,一副谄媚的模样。是狭小的笼子锁住了渴望自由的心,禁锢了鸟儿尽情欢唱的愉悦。正如欧阳修的《画眉鸟》中“始知锁向金笼听,不及林间自在鸣”,鸟儿一旦圈养,关在笼子里,就失去了在大自然的快乐,缺少了那份天然的可爱和活泼。

  春末夏初,傍晚时分,我信步走出家门。老远见街边围着一大群人,不知为何故。我抬头一看,昏黄的灯影下,电线杆如雨点般的站立着黑压压的麻雀,仿佛五线谱上跳动着无数音符。叽叽喳喳的鸟叫声,响彻城市的上空。好多麻雀啊,哪来这么多鸟?市民们议论纷纷,这城市中心如此壮观的景象,甚是奇怪!可是,谁也无法解释清楚这一现象,只是像见了久违的朋友,分外的亲切。大约个把小时后,鸟儿们倏尔散去,颤动着翅膀,消失在黑暗的夜幕里。不知它们飞向何方,也不知为何要在这黄昏时节齐聚闹市。街道拐角处,留下稀稀疏疏的一些鸟粪告诉人们,这儿曾是群鸟经过的驿站,短暂停留后,不知流浪何方。街边簇拥的人群逐渐散去,人也像鸟,聚散都有自己的家园。

  所幸的是我蜗居的校园,是个可看到鸟儿的绝佳场所。推开窗,屋后是广阔的碧绿原野,秧苗接天,蓬勃生长。晨雾里,一群鸟从水田的田埂上飞来过往,像小家碧玉般机灵、聪慧。原本寂静的乡间,丰盈、灵动起来。暮色渐起时,透过红墙青瓦的农舍屋檐,几点浅浅灰点休憩,那声声鸟鸣,由远而近,如细雨般撒落下来。市井的喧嚣已悄悄然隐退,享受鸟声带来的绿荫,我疲倦的身躯因此而轻松,纷乱的心绪因此而平静。那引起共鸣的神秘语言,总是勾起我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某种记忆,熟悉又陌生,模糊又清晰。

  记忆中,与鸟儿最美的一次邂逅是在被誉为“天下水府,人间瑶池”的水府库区。我在库区的平房里小住了一周。清晨,那流转的鸟声就随着四月的阳光为我扫去心灵的灰尘。揉着惺忪的睡眼,我沐浴于万丈光芒中,任心儿伴随缕缕清风,舒展成薄薄的轻云,追随鸟声飞扬。烟波浩渺的水面,潮起潮落,涛声依旧,神奇而富有灵韵。眼前,一座座秀丽的青山怀抱着一道道明净的绿水,一条条芳草长堤缠绕着一个个珍珠般的岛屿,一群群白鹭在蓝天上翩翩起舞……多美的一幅画!

  国家保护动物白鹭是水府的神鸟,这美丽的鸟儿是水府人心中的骄傲。我在报上看到这样一则报道:为了让白鹭有个安定的家,水府人特意立了一块碑,碑上写着:“枪声响处万物惊,一江难洗心灵伤。劝君惜爱与平湖,留住灵鸟伴蛟龙”。小小的一块碑,见证了水府人对白鹭的情感,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真情。据说岛上有一护鸟人家,在岛上生活了几十年,只要看见有好事者对天空中飞翔的白鹭举起枪口,就义愤填膺,挺身而出。那片圣地天蓝地绿,山青水秀,是白鹭的故乡。我虽然没去过那座小岛,想来那户人家一定是爱鸟之极。我和一位在库区土生土长的老渔民聊天时,他指着翩翩起舞的白鹭说:“好好保护这绿水青山,就是给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一口饭吃啊!”老渔民朴实的话语道出简单的道理: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没有家园美丽,任何财富都不如绿水青山宝贵。家园始终是灵魂深处最温暖的地方,水府人以拳拳之心呵护着家园,曾经流浪的白鹭飞回了家,带来了勃勃生机,留给水府人无限的希望。

  时间总是不急不缓,徐徐走过。生活节奏越来越繁忙,与鸟的彼此凝望也越来越少。我家屋后新建了火车站广场,鸟儿们自由的身影,欢快的鸣啼很快就被隆隆的推土机声音掩盖。城市总是充满现代化的气息,鸟儿总是离我很远。我常常注视着那碧蓝如洗的蓝天,从婉转清脆的鸟韵里,想象青翠欲滴的田间,想象郁郁葱葱的树林,想象茂密葱茏的高山,想象浩渺辽阔的江河,想象奔腾不息的溪流,想象晶莹剔透的湖泊。鸟儿失去赖以生存的家园,就失去了与大自然的和睦相处,就失去了温暖的人间烟火。

  一个家庭,因有鸟为邻,而有温度。一座城市,因有鸟为邻,而有幸福感。

  又是一年芳草绿,又闻江南春啼声。校园里,孩子们的朗朗书声萦绕在耳际: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......”站在春日暖阳下,面对鸟儿,我渴望走近鸟儿和被鸟儿走近,渴望注视鸟儿和被鸟儿注视,就像互相走近自己的兄弟姐妹,在彼此的世界里构建和谐乐园、人间天堂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 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
湘乡市人大常委会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转载
电话:(+86)0731-56771651